【爱的幸福】(番外篇)(01)【作者:c_xiaom】   乱伦小说 
字数:1050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原本跳过去的章节内容,既然论坛好些大大提议不要漏掉,那就找出来稍微润色一下作为番外篇发布。

  理应可以猜想到母亲进到卧室里会发生的场景,所以大家就当「调剂」看看,如觉得还行就点赞点赞,如果少了臆想空间,不妨继续跳过。

  好像最近有些空乏感觉,大家可以给本文点建议。

              第一章久别重逢

  「哒」的一声,门在身后关上了。

  一抹阳光从窗外射进来,卧室里被照得亮堂堂的。

  床的周沿有些乱糟糟的,散落着一件件衣服,床上的被子也滑落到地板上。
  中间的大床上,一个小男孩一丝不挂的睡在床上。

  「这是我的龙儿!」夏韶涵一下子就激动起来,出差数周的时间,分开更让自己这个母亲思念儿子,以至于想了千百遍见面的场景现在一下子就不见了,热血都涌上头,夏韶涵甚至有些晕晕的感觉。

  大床中间躺着的男孩,更显得纤细,小小的身子骨犹让夏韶涵怜惜,那张闭着眼稚气俊美的脸,睡得如此安静,仿佛刚才自己和江雪翻江倒海的心境与对话和小家伙一点都没关系,「哼,要是知道你……已经……已经被……妈妈和外婆……『众乐乐』了……你还能睡得这么好……」夏韶涵仿佛有些幸灾乐祸一般的笑了。

  下意识的眼睛瞟向男孩张开的双腿间,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咦!怎么会这样?」

  没有象以往一样的旗杆似的狰狞竖起,而是软乎乎的斜塌在纤细的大腿上。
  可是让夏韶涵吃惊的不是男孩没有勃发的样子,睡着的人儿那物事安静点也是正常的,可偏偏不正常的是那软塌塌的物事却怎么也不象或者说隐约有明显的差异。

  哦!是什么变化?夏韶涵移近几步盯视着男孩大腿间的那物事。

  粉嫩粉嫩如婴幼儿肤色的还是一样!

  长长、粗粗如肥肠一般的也是一样!

  垂摊开来的一大坨肉袋也是一样!

  唯一不同的便是那前端的蘑菇头有些异样,是格外的大格外的粗格外的醒目!
  是了!是了!夏韶涵的手掌捂住了差一点要迸发出来的呼声!

  想起来了,难怪看着不一样了,而且还是更雄伟的不一样了!

  原来是男孩那物事外面那层包皮不见了!

  是自己出差前叮嘱妈妈要把男孩物事包皮割去安排的结果!

  「割了包皮原来是这样的。」搞明白这个事的夏韶涵饶有兴趣凑近些打量着男孩大腿根既熟悉样子又有些陌生的男孩的物事。

  「是原来包皮裹住的原因吧。」夏韶涵心里说,那硕大蘑菇头龟陵处因为没有什么包裹住更显出一种沉甸一种粗壮,「也许是没有裹住的原因……也可能是没有包皮的约束……可以自由自在的生长……」

  夏韶涵有些胡思乱想着,顿觉着两周不见,龙儿那物事竟给自己那么大的视觉冲击,「原来的就大……如果还这样进去……还能吞下吗……」

  男孩的那物事确实更大了,鸭蛋般的龟头在阳光里锃明透亮,虽谈不上阳物如此更加威武狰狞了,但真有「刮目相看」的感觉,「龙儿又大了……」

  如此温顺的软榻着,那种象小男孩一样乖巧的样子和又粗又大的样子给了夏韶涵一种别样的刺激,脸颊又往男孩的大腿根近了一些。

  「嗯!」长吸的鼻腔里充满了男孩那软塌塌物事的本来味道,说不出和原来有些不同,就是觉得更加浓烈更加郁欲的味道,「一定是妈妈帮龙儿整理的……难道是用妈妈吮干净的……」夏韶涵心里更坚定自己的想法,「妈妈也太宠龙儿了。」

  心里想到是江雪象自己的姿势舔吮着男孩的物事,夏韶涵就觉得自己下身那股热流开始汹涌起来,「妈妈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夏韶涵心里一股暖流从心底泛起,移步拉上窗帘,隔绝光线的卧室内暗了下来,只有时钟「嘀嗒嘀嗒」的声音在卧室里回荡。

  夏韶涵伸手把长发简单挽了个发髻,俯下身去,无限柔情的在男孩的额头轻轻一吻,然后移下身子,虽然暗暗的,夏韶涵还是能看到那个形状,是男孩以前让自己无数次登上欲望巅峰的阳具。

  夏韶涵的手悄悄伸过去,摸了摸,滑滑的,软软的,重重的,似乎还不到状态的样子,但是尺寸却是让自己一只手差不多握住的那么大。

  男孩还没醒,夏韶涵慢慢的,慢慢的把身子滑下去,脑袋慢慢的探到男孩的小腹处,男孩的阳具软软的耷拉在那里,尽管没有了刚才和江雪激情时候的威猛样子,却还是让已经数周没见到并且许多次在梦里萦绕的夏韶涵看了移不开目光。
  有种异样的味道弥漫开来,是男孩的体液跟女人欢爱后的体液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很浓郁的味道,夏韶涵一闻到这股味道,突然觉得自己私密处似乎又开始变润滑了。

  「是妈妈……和龙儿的……和以前自己的一样……」夏韶涵舔了舔嘴唇,抑制不住诱惑,小嘴探过去,伸出舌头,轻轻的在上面舔了一下,有种腥腥的,又舔了一下,陌生中有些熟悉,不由有些喜欢起来,慢慢的将那巨硕的蘑菇头含在嘴里,用舌头慢慢的品尝,只觉得一股浓郁的性爱味道从自己的口腔和鼻腔里直冲上头顶。

  吸进去吐出来。

  夏韶涵慢慢的用舌头拨弄着阳具,可以感觉到阳具上血管的细微跳动,原本软软的阳具一跃一跃的,似乎马上就要重振雄风。

  果然,那软塌塌肥肠一样的物事慢慢的开始变得坚挺了,长度似乎在变长,原本含在嘴里的阳具慢慢的似乎放不下了,渐渐的塞满了自己的嘴,可那阳具变得更加坚硬更加长了,快要顶到自己的喉咙了。

  「啊!怎么又更粗又更长了!」夏韶涵喘着,想着。

  好像受到了惊动,男孩睡梦中轻轻「唔」了一声,旁边的双腿也轻轻的动了一下,一只小手伸了过来按住夏韶涵的脑袋,慢慢的动作起来。

  原本想吐出来的夏韶涵眼睛往上一瞄,男孩还闭着双醒,小手下意识的按着自己的脑袋,看样子是要自己继续,手也配合着一按一放。

  「小坏蛋,睡觉也不老实。」夏韶涵喜欢的埋怨道,隔了那么久没有这样吮着亲着闻着男孩的阳具,夏韶涵心里涌动着一种欲念,于是夏韶涵跪伏在男孩的胯部,脑袋一起一伏,让粗大的阳具在自己嘴里一隐一现,于是棒身上带着自己唾液的光泽,散发出一些微光。

  男孩「嗯」的发出享受的声音,小手还在按着夏韶涵的脑袋,「外婆……」两条纤细的大腿难耐的动了一下,细细的呼声让夏韶涵明白过来男孩已经醒过来了,大概是很享受这样睡梦中阳具被吞吐的滋味,所以还沉浸着没有睁开眼睛。
  「龙儿醒来了,要不要先不让他知道是我……不是妈妈……」夏韶涵吸吮着,心里忽然有个念头,既然男孩还不知道是自己在吸吮着他那物事,何不……
  夏韶涵吐出在自己嘴里完全勃发起来的硕大阳具,喘着顺手把睡衣上那根绸带解下,将身子移到上面,将绸带蒙在男孩的眼睛上,轻轻「嘘」了一声的系在男孩还闭着的眼睛上。

  身下的小身子绷紧了一下,然后松弛下来,「外婆……外婆也要……这样蒙眼的游戏呀……」

  「也要!小坏蛋还记得我这个做妈妈为他做过的事。」有些欣慰又有些期盼。
  一只小手搭在自己饱满丰润的胸脯上,夏韶涵轻轻的解开睡衣胸前一颗扣子,抓着男孩的手伸进了睡衣。

  「嗯!」男孩温润的小手指略一碰触自己的乳肉,夏韶涵仿佛全身被电流通过一样,身子一阵酥麻,舒缓的呻吟从胸腔深处透鼻而出。

  暗暗的沉寂中,男孩迷迷糊糊的哼道:「外婆!」

  「嗯!」夏韶涵生怕被男孩认出来细细的鼻音引导,觉得自己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一路风尘劳顿这些日子的相思苦短全都消散,只剩满腔柔情爱意。
  胸前的手拔了出来,一颗一颗的解开了睡衣的扣子,夏韶涵像个小媳妇儿一样顺从的摆臂抬臀,帮助男孩把自己火热的胴体从轻薄睡衣中完全解放了出来。
  晾在空气中的乳头被温热潮湿的口腔接收了,舌尖在乳头上刮过,舌尖灵活挑逗着乳头,时而轻舔、时而刮擦,乳房受到强烈的刺激,更加紧绷上翘,颤巍巍的挺立着,男孩的一只手摸到了自己两腿间。

  「小坏蛋……那么快……」夏韶涵心里喜欢着却不敢唤出声来,感觉到顶在小腹处的那一束滚热的坚硬,夏韶涵交躯一阵轻微的颤抖,那两排编贝似的洁白牙齿禁不住微微地张了开来,就要发出了一声婉转柔绵的呻吟。

  「控制!控制住!不能让龙儿……听出来了……」夏韶涵又一次提醒自己。
  「外婆!龙儿要!」

  下意识的把身子跨到男孩身上,移动着,让那硬硬的大鸡巴龟头,在自己两片汁液淋漓、如花绽放的阴唇间上下剖划了几下,春水润滑了那硬硬粗大的棒身,很快滑腻无比硕大的蘑菇头就滑到了自己早就铺开的洞口。

  穴口紧紧的箍住男孩的大蟒头,那种久久期待马上要破门而入的强烈快感让夏韶涵呼吸一下停止,时间仿佛也静止不动般,夏韶涵紧咬着双唇一丝丝吸着气,娇躯也缓缓往下滑着。

  「嗯!」的一声闷哼,大龟头缓慢而坚定的陷进湿热紧密的花蕊里。

  肉杵捣碎千斤闸,滔天欲浪排空去。

  夏韶涵觉着自己这一坐身子仿佛被男孩的一杵顶到了极乐云端,只感觉到一根无比粗大滚烫的铁棒正缓慢而霸道的挤入自己下身,大肉棒一点点的把自己的肉壁撑到极限,每一个褶皱都舒展开来,被滚烫的肉棒熨烫的贴慰无比。

  「啵」的一声轻响,最粗的龟头部分终于完全挤了进去,夏韶涵长吁了一声,「怎么那么大!」夏韶涵有些不适,毕竟那熟悉的被撑得刺痛的感觉一瞬间传遍全身,「是空了数周没有……还是小坏蛋的……又更大了……哎呀……象要被撑破的……」

  「好深!好长!」

  灼热的巨蟒撑的美穴甬道壁酸鼓鼓麻嗖嗖的,「不行了,到底了,已经撞到花心了,不能再往下了。」快感和肿胀让夏韶涵安慰自己道。

  身下的男孩却好似不知道夏韶涵所想,下意识的抱住夏韶涵的腰往上一使劲,「滑」的一下巨蟒终于全根进入了夏韶涵的美穴甬道。

  「啊,小坏蛋,顶死妈妈了,不行……」感觉男孩的蟒头都要挤进子宫一般,欢愉带着疼痛的刺激让夏韶涵险些娇呼出声来,闷哼一声,双手搂上了男孩的脖子。

  男孩含上面颊低垂下来的乳头吸吮并用舌尖舔弄着,两只手抓捏着夏韶涵丰腴的臀部开始按压着,「外婆……都进去了么……要龙儿动……」。

  夏韶涵觉得这些天男孩的鸡巴定是粗壮了不少,这番折腾,单是龟头插进就撑得自己下身隐隐作疼、双耳嗡鸣,压根没听清男孩问的是什么,只要是宝贝男孩要求的,自己这做妈的又怎能不应,迷惘中随意哼了一声。

  小男孩双手在自己滑腻饱满的臀瓣按压着,似乎在催促自己,夏韶涵恼羞自己还在刚刚开始就这般不堪的表现,自己可是身下这小坏蛋的「启蒙老师」,咬咬牙艰难的拔起身子,又一杵用力坐到底儿,油润滑腻的嫩肉迅速包裹住那根大龟头,夏韶涵却险些被捣得娇呼出声,连跪着的小腿都抖动起来,从蜷起的足趾尖到脚背儿绷起了一条优美的弧线。

  「今天怎么这么不堪……难道是渴了好久……还是怀孕的缘故……不能让龙儿笑话……」

  听到身下男孩陶醉诱人的哼哈声,夏韶涵双腿用力紧绷着腰身,落力的颠簸起伏起来,让男孩的大龟头如捣蒜般冲击自己腔膣深处的花蕊,一边挣扎着把乳头凑到男孩嘴边,轻抚着似要提醒男孩吸吮着自己愈发肿胀的乳房。

  充血绽开的肥嫩蜜唇花瓣再不能保护一点点凸起的珍珠花蒂,自己的每次落下都能挤压到那小豆豆,每次都象过电一般,电到夏韶涵全身都麻的使不上劲,电到下身的全部精神都放在了吞着巨棒的美穴甬道中。

  癫狂半晌儿,夏韶涵感觉身下男孩的呼吸越来越急,「龙儿终于要来了」夏韶涵刚刚为自己不堪找出些许欣慰,不由得让下身腔膣里面越夹越紧,那油润花蕊裹住龟头的频率越来越快,落在臀后的双腿肌肉也开始突突颤动,于是益发加速的起落,下体交接处随着自己砸夯动作汁液淋漓。

  「嗯!」的一声夏韶涵身子僵硬,下身深处的花蕊突地急喷出一股热浆,淋在男孩龟头上,「哎呦!自己还是没坚持住!」紧接着腔道里的肉棒连跳、青筋暴起,大鸡巴头紧紧的顶在自己尚自吐浆的花蕊上,一股热精也激射而出,打在花蕊上。

           ************

  静静的房间里只有急促的呼吸声,「妈妈是你吗?」细细的声音从贴胸处传出来。

  「啊!」夏韶涵吓了一跳,是因为男孩的发现,「龙儿……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啪」的把床头柜的灯拧开了,房间里亮了起来,夏韶涵伸手把蒙在男孩眼睛里的绸布掀掉,那张让自己这些日子魂牵梦萦的俊脸哦,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还有刚才激射时兴奋余韵的绯红,夏韶涵看着身子竟然是颤抖了几下,连带着下身腔道里一点都没有软化下来巨根挤胀得酥麻明显起来。

  这是自己的宝贝儿子!

  又是自己的情人小夫君!

  还是正和自己身子紧密相连的男人!

  「龙儿,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是妈妈的?」夏韶涵既是喜欢又是奇怪强忍住身子的酥麻问道,刚刚自己忍得那么辛苦,总觉得应该可以骗过男孩,等一会儿好「制制」男孩的标。

  「其实在很多地方龙儿都感觉到一些不同。」灯下男孩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那龙儿你说说。」

  「嗯,龙儿是下面被吸吮时醒来的时候,一开始想当然就以为是外婆,很舒服,感觉着怎么和平日里有些不同,当时就好奇这次吸吮时怎么不会有那种牙齿碰触到棒棒些许疼痛的感觉,还以为是外婆吸吮的水平提高了。」

  夏韶涵本来以为自己听到男孩和自己妈妈的事会有些不舒服,但男孩这般娓娓道来的比对,却让夏韶涵的心里没有一丝的不愉快,相反男孩嘴里夸自己吸吮时不会让棒棒疼痛的事多少还产生了一丝的骄傲,「妈妈也象自己一样吮……龙儿的棒棒……」一想到那具更丰硕的光光身子蹲伏在男孩胯下,象自己一样张大嘴含吮着这根粗粗的棒棒情景时,夏韶涵的下身隐约的热烘起来。

  「那乳肉摸着和吸着也是有些不同,虽然都是大大的沉沉的,但刚才摸着的更硬,是那种绵软中更硬的感觉,虽然知道有差异,但握在掌中和含着,还是很熟悉象老朋友的感觉,当时自己就有些留意起来了。」

  「龙儿是在夸自己的胸更坚挺一些。」夏韶涵不自觉的挺了挺胸,有些骄傲的想着。「不过……妈妈的也应该很好……那么丰硕……而且晃荡起来……龙儿一向痴迷的……」

  「当妈妈蹲坐着吞进龙儿的棒棒时,龙儿就觉着那腔道比平常更紧凑更热烘烘更湿漉漉,当时也想着怎么外婆今天怎么那么敏感,都有过了还那么热情饱满一般,那种更紧凑更热烘烘更湿漉漉让龙儿想到妈妈的下面了。

  后来妈妈开始用力蹲坐着,那下身交合的频次、力度和撞击重量,龙儿都觉着和以前不一样,外婆不会这么持久这么有力,联想到前面的蛛丝马迹,龙儿就想到应该不是外婆,虽然没法用眼看着,凭感觉应该是妈妈,妈妈不是说过两天就回来,现在应该是提前到家了。

  想到这些,前后联系一下,所以龙儿就断定是妈妈而不是外婆。「

  「那既然龙儿都猜到了为何还不告诉妈妈,小坏蛋不知道刚才妈妈忍得有多苦呀!」夏韶涵高兴着娇嗔道。

  「龙儿……当时那么舒服……这样蒙着眼睛还多了一些想象空间……也想……妈妈一定是有……什么想法……再说……如果想要龙儿知道……妈妈一定会有方法的……」男孩羞羞的红着脸道。

  还是自己的那个宝贝龙儿。

  那么细心那么体贴那么可爱!

  「还说,小坏蛋,你还没有跟妈妈交代为什么光着身子躺在你外婆的床上,老实交代你和外婆是什么关系。」夏韶涵努力使自己的语音听起来是生气的,很生气的样子。

  「我……我……」男孩嘟哝着,一副被抓住做坏事的窘样,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睁开眼睛望着夏韶涵道:「妈妈,要你就骂龙儿吧,这一切都是龙儿的错,是龙儿……自己要……要躺到外婆床上……和外婆没……没关系……」男孩结结巴巴的争辩道。

  夏韶涵心里暗暗好笑,自己要的就是男孩这种有些担心受怕的样子,嗯,还应该继续吓唬吓唬男孩,套点他和妈妈之间的故事来,「哟!还象个英雄救美呀!好好说,妈妈问什么,你就说什么,否则有你好果子吃的。」

  男孩看着夏韶涵那张好看但有点严肃脸,有些忐忑又有些喜欢,点点头表示自己很乖很听话。

  「看你刚才说出来的情况,你对妈妈和外婆都很有了解了吗,那你说说在做……那件事时……妈妈和外婆有什么不同?」

  「嗯?!」男孩表情一下子不自然起来,但马上心里有些火热起来,「妈妈和外婆有什么不同……妈妈和外婆……」

  「嘤咛」下身里那依旧粗粗硬硬的肉棒脉动了几下,让身子敏感异常的夏韶涵险些呻吟出声来。「嗯!糟糕!怎么问这个问题?!!」夏韶涵心里有些慌了,哪有这样问问题的,岂不是自己就先招供知道妈妈和龙儿的事,而且还肯定这种关系了!都怪自己,什么都还没问,就先想知道自己和妈妈有什么不同,心底里还不是想知道男孩会对谁好,会更喜欢谁,都是自己那点女人私心做的怪。
  但是问题已经问出去了,覆水难收了,夏韶涵只好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等着男孩招供。

  「妈妈,真的……要说……妈妈你会不会……生气……」

  「现在才想起妈妈会不会生气呀!」夏韶涵忍住不敢笑出来,「你要不认真交代,妈妈可就真的生气了。」

  「那我说……我说……」男孩忙不迭的应道。

  「其实妈妈和外婆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妈妈和外婆都很丰腴,龙儿可喜欢抱着抚摸着妈妈、外婆的感觉,暖暖的柔柔的,肉感的感觉,太好了!

  妈妈和外婆的乳房都很大,臀部也很大,小腹和腰身也是绵软的,这些地方龙儿就愿意亲着躺着抚摸着呢。

  还有妈妈和外婆个子都很高大,龙儿就象『小鸟依人』一般的喜欢被包围被保护被娇宠的感觉。

  还有妈妈和外婆都对龙儿好好哦,我想就是那种『千依百顺』的样子,龙儿喜欢揉搓乳肉,哪怕有些重了,妈妈和外婆也不会责怪龙儿,更不用说吸吮龙儿下身的棒棒,都是一副痴迷迷的样子,龙儿好喜欢呀。

  要真说有什么不同,龙儿只是觉得有些区别,比如外婆比妈妈要丰腴一些,妈妈比外婆要坚挺一些,要紧凑一些的。

  不管怎么说,妈妈和外婆都是龙儿的长辈,龙儿和妈妈、外婆一起做那事,就感觉是亲上加亲,很舒服,大家一起都很舒服。

  妈妈,龙儿这样说,你生气了吗?「

  夏韶涵哪顾得上生气,男孩细声细气的在自己身下说着自己和妈妈的同与不同,流露出那般喜欢甚至痴迷的神情,就算说的不同,也是客观而且不影响男孩对自己对妈妈感情变化的内容。

  喜欢妈妈和自己的丰腴!

  喜欢妈妈和自己大大的乳和臀还有绵软的腰身!

  喜欢妈妈和自己的高高大大!

  喜欢妈妈和自己一样痴痴迷迷那龙儿的棒棒!

  喜欢妈妈和自己是龙儿长辈的身份!

  看样子,龙儿真的象自己和妈妈一样沉去了,沉浸到这种亲人们的不伦之恋中去,享受着这种和亲人的「孽情」中。

  夏韶涵有些感动着,伸手轻轻抚摸几下男孩那稚气的脸庞,轻声说道:「妈妈没有生气,妈妈的龙儿长大了,都知道妈妈和外婆的同与不同了。」

  「妈妈,你不要怪外婆好吗,是龙儿做的,就怪龙儿吧,好吗?」

  「龙儿,妈妈不怪你的,你和外婆都是妈妈的亲人,你们幸福就是妈妈的幸福,外婆做的是龙儿喜欢的,而龙儿做的也是外婆喜欢的,妈妈怎么可能怪你们呢?」

  「妈妈,是不是说以后龙儿还可以喜欢外婆?」男孩羞红着脸睁大眼睛期盼的望着夏韶涵问道。

  「有人跟妈妈说过,『百事孝为先』,孝道之『根』为『孝心』,孝道之『本』是『孝身』,龙儿知道这个意思吗?」

  「嗯」男孩沉吟了几下,慢慢道:「妈妈你看看龙儿这样说对不对,『孝心』说的是要晚辈们关心长辈让长辈从心里面感觉到晚辈们的爱意,『孝身』说的应该是要晚辈解决长辈身体的需要,『百事孝为先』,就是从心里到身体都要体现出晚辈们的关爱。」

  「龙儿真聪明!」夏韶涵称赞道,虽然觉得字面上就可以解释一些,但作为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来说,能领悟到心里和身体两个层面,那就不容易了。
  「既然『百事孝为先』,既然龙儿你都知道要『孝身』,要『孝』外婆的身,你说还可不可以喜欢外婆吗?妈妈还以为你要更多的喜欢你外婆呢!」夏韶涵看到男孩认真在听着自己所讲的,既欣慰又有些高兴,「外婆也是妈妈最亲的亲人了,龙儿和妈妈一起来『孝心』外婆,来『孝身』外婆好吗?」

  「『孝心』外婆,『孝身』外婆。」男孩顿悟般点点头,接着道:「哦,妈妈,龙儿知道了,龙儿一定会『孝心』外婆,『孝身』外婆,让外婆幸福!龙儿用经常回妈妈曾经家的行为去『孝身』外婆!」

  「那龙儿是不是现在就『孝身』妈妈呀」夏韶涵调笑着更是紧缩了几下那一直被硬硬挤胀着的腔道,却被那紧缩住的硬硬棒棒胀得「啊!」出声来,「小坏蛋,还这么坚挺呀,不怕把妈妈给戳坏呀!」。

  「妈妈,既然是『百事孝为先』,那龙儿就先『孝身』妈妈咯。」男孩被夏韶涵的「孝道」引得心里痒痒的,凝视着夏韶涵的眼直接说出来,下意识的挺了挺腰。

  「嘤咛」下身的酥麻让夏韶涵有些难耐的俯下身子,小坏蛋刚才激射后一直就没有软下来的棒棒给了夏韶涵一种超强能力的震撼,「龙儿现在是越来越厉害了,幸亏还有妈妈……」

           ************

  「妈妈!」

  「哎!」

  「妈妈这次回来身上怎么更好摸了?」

  「嘴上抹蜜了,是想你的外婆了吧。」

  「龙儿没骗妈妈,妈妈的身子好象更丰腴了,这乳肉这臀瓣更丰硕了,还有这腰身也更丰盈了。」

  「哦!是不是怀孕的缘故,对了,龙儿等一下可不能太用力了,记住不?」
  「记住了,嗯,妈妈,龙儿想看看妈妈的肚子,想看看龙儿小宝宝的样子。」
  「那好吧。」夏韶涵自然很高兴男孩关心自己肚子里的宝贝,毕竟自己也是为了男孩才怀的孕,和小爱人分享一下孕期的神秘和幸福可是自己一直想做的事呀!「龙儿你让妈妈起来,哎呦!」

  「怎么啦?」

  「还不是你这个小坏蛋,喷射那么多在妈妈那里面,不要流到床上了。」
  「妈妈等一下,你拿个枕头过来。」

  「干什么呀?」夏韶涵不解道,却把床头的枕头垫到臀瓣。

  男孩不语,伸手在夏韶涵的胸前恣意享受滑腻的肌肤,一边回味余韵,一边低头衔住挺翘的乳尖,依旧硬着的阳具慢慢退出花径,扯得夏韶涵一阵哆嗦,「啵」的声响,夏韶涵抑制不住的「嗯」了一下,那硕大龟陵挤出穴口不由产生的胀痛感还有那未闭合下凉凉空气带给腔壁的刺激,脸有些羞羞的绯红。

  双腿被男孩手臂引导开了,自己那对湿润的花瓣就暴露在男孩的视野里,虽然以前也和男孩一起时做过,但今天被如此摆弄着,不知道为何就免害羞起来。
  「龙儿,别这样弄……别这样看着妈妈……」

  男孩已是两周多没有见过夏韶涵的酮体了,好不容易今日有机会,看样子便要一饱眼福了,男孩的手掌抚摸在夏韶涵白花花丰盈的腹部,「妈妈,是这里吗?小小龙儿就在这里吗?龙儿怎么看不出来呢?」小心之下,竟是指尖柔柔的抚弄着。

  「嗯,是那里!现在还小,你感觉不到,现在妈妈有时已经能感觉到小小龙儿的动静了。」

  「那么神奇呀!那妈妈你说,小小龙儿这会儿能听到我和妈妈说话吗?」男孩感兴趣问道。

  「听什么,难道你想小小龙儿听到你和妈妈打情骂俏的话语?」夏韶涵调笑男孩道。

  「啊,难道还真能听到?」男孩有些担心的样子摸摸头,想了想道:「如果他敢偷听,看我这当老爸的怎么收拾他。」

  「扑哧!」夏韶涵看到男孩努力装出一副老成严格的样子好笑,「你自己都是个小孩,还老爸老爸的……放心啦……隔着肚皮还小呢……」

  「噢!」男孩放心下来,「妈妈,那里也是以前龙儿呆过的地方吧。」男孩的声音里温柔着似有有无限的感慨。

  「也是那里,十几年前那里是你这个小坏蛋的『生命屋』,现在则变成你下一个生命的『生命屋』了。」

  「这就是为什么人们都说母亲是伟大的!」男孩赞叹道,「妈妈,你不但孕育了龙儿,还在孕育着龙儿的小孩,象妈妈你这样的母亲龙儿觉得你是伟大母亲中的伟大!」

  「又开始甜言蜜语了!」夏韶涵听着男孩的赞叹,心里涌起无限的母性情愫,「龙儿,妈妈也要感谢你,十几年前是你让妈妈成为母亲,今天又是龙儿你让妈妈再一次成为母亲。」

  「妈妈,让龙儿看看十几年前自己的马上又将是我的小孩的『生命之道』,好吗?」男孩的直直的扫视着夏韶涵的隐秘处,嘴里感叹到,「妈妈,你那里好美,那里真的好美……『生命之道』……」

  「龙儿,别……别再看了……」夏韶涵想收上双腿,却发现自己那一双玉腿已经被男孩架在了肩膀上,而双手则由于下肢被微微抬起,使不上力,此时,感觉自己的姿势像只大闸蟹一般,平日里自己端庄贤惠,外人怎会想到这等上得客房下得厨房的贤母在卧房里会如此娇艳,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儿子面前。

  「龙儿,那里不要用嘴……唔……啊……不要咬……别……不要使坏……唔……啊……」夏韶涵躺在床沿,脸颊泛起害羞似的红晕。

  一股下面被男孩架起用嘴戏弄身子里既有快感又有羞涩的感觉火烧火燎的,看到男孩的小手指挑弄着自己的小肉豆,臀瓣也被托起着,从自己的双腿间直接就看到了男孩伸过来的脑袋。

  「小坏蛋!」夏韶涵无比羞涩的在心里娇嗔道,「龙……龙儿,给妈妈……全部给妈妈……」夏韶涵的玉腿缠上了男孩细细的腰际,男孩力量还稍有不足,自己做母亲的还是要主动些,引导男孩的手臂抬着自己的臀瓣,迎着男孩的抽送。
           ************

  灯光下男孩那俊美的脸通红着,喘息着,努力着,似要把全部都给自己这个做母亲的,每一下,男孩都深深地送入自己身体里的底端。

  「龙儿……唔妈妈好快乐……恩……」男孩胯下那两颗好似闪烁着夜光的如鹅蛋大小的弹丸随着挺进拍在自己的身上,发出肉欲的撞击声,「呜……嗯,啊!啊!快,再快些,啊,要去了,嗯!」。

  「快,妈妈,睁开眼看着。」男孩忽然停下来,让夏韶涵把上身体支撑起来,分开散在额前的秀发,露出潮红羞涩的脸,手臂弯到夏韶涵的脖颈后面用力让夏韶涵的上身稍微向前弓些。

  「啊!真是羞死了!」夏韶涵睁开眼看了下,露在美穴甬道外面那部份巨蟒粗粗的,而且颜色通红通红的,上面还涂满了白色泡沫状的爱液蜜汁,沾的自己芳草上到处都是,肥大的蜜唇花瓣因极度充血而变成了深红色,无助的紧紧含着男孩的巨蟒不放。

  「来,妈妈近一点,看龙儿动一动。」男孩道。

  夏韶涵强忍住自己的羞涩,把身子朝前倾去,看着男孩的巨蟒缓缓插入自己的小穴,再拔出来时又带出一丝白色的爱液蜜汁。

  「呀!」一阵阵快感,一阵阵的高潮,可是瞬间身子的苏醒,稍稍中断的快感旋即占领全身。

  「妈妈……你那里……怎么这么紧窄呀……」男孩看着自己的全根被吞没了,如陷入自一只装满泥鳅鳝鱼的窄小皮鞘,无处不是又湿又黏,既柔嫩软滑、暖烘烘的舒适无比,又复吸啜掐挤,劲道之强,令男孩忍不住挺腰弹动,怎么都控制不了。

  而龟头马眼里彷佛有根极细长的发丝,从精囊之中被飞快抽出,抽得源源不绝、又疼又美,发丝尽处连着全身精血,眨眼就要喷涌而出!

  「还不是……龙儿你的……那里好大呀……」腔壁里阳具之大,竟将自己肉壁里的细褶撑紧,贴肉抽添,快美更甚。

  「妈妈,你看!你看!龙儿在『回家』!」男孩被自己涂抹着白色爱液巨根进进出出甬道的样子迷住了。

  「『回家』……『回家』……」夏韶涵心里无限情愫的呢喃道,「龙儿你感觉到没有,那最里面……柔柔的……」

  「是……是妈妈的花心吧?」男孩早就注意到了,妈妈的甬道今天好象特别的短,很容易自己那龟头就触到暖暖的柔柔的肉团,很容易就让夏韶涵身子悸动起来。

  「是……花心……是妈妈的子宫……你的小生命就在那里……」

  「啊!妈妈,那里是龙儿以前的『生命屋』!」男孩惊呼着,旋即一股热流涌动全身,「龙儿的棒棒通过『生命之道』接触了『生命屋』,是这样的吗,妈妈?」

  「是的,龙儿。」夏韶涵被男孩的「生命之道」、「生命屋」搅得心里热烘烘的,甬道里不断的肿胀、脉动更是激起身子的快感,「龙儿,好好的和你『生命屋』里的生命接触吧。」

  「啊!」男孩先是一愣然后激动起来,更加用力的冲撞起来,更加用力的把龟头紧紧的顶住夏韶涵那柔柔的肉团,然后长长的拔出了再顶进去。

  男孩驰骋了片刻,夏韶涵下身就起了一股尿意,美得牙根发酸、全身酥颤,眼看又要丢了,「呼」的上身无力垂落,丰腴的大腿大大分开,白如剥葱的玉趾无助空悬,红嫩的阴户插着巨阳,兀自闭锁,耻毛沾满黏腻乳浆。

  「妈妈……妈妈……龙儿在『孝身』你呀……『孝身』妈妈……」

  「龙儿……你真是一个……孝儿子……」夏韶涵完全沉迷其中了,全身跟着男孩的起伏而涨落着,「龙儿……用力……用力『孝身』妈妈呀……啊……还……还有……你外婆……记住了吗……」

  「记住了,妈妈,龙儿一定……『孝心』……『孝道』……妈妈和外婆……」
  「龙儿!妈妈爱你!」

  「妈妈!龙儿要爱你一辈子!」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